欹梦寻

喻黄瓶邪忘羡黑花副八瑞金花怜党一枚

【喻黄】有你才安好 1

【喻黄】有你才安好1【修】
#8.10黄少天生贺
#ooc预警√老师喻文州×学生黄少天√作者文笔渣勿怪√欢迎喜欢和评论√
“最近来了个新的美术老师”
“诶诶,是吗?我还没见过,长得怎么样?”
“听说长得很是好看,而且还很温柔”
“真的假的?我要去看看”
“别着急啊,迟早会见到的”
“新来的美术老师叫什么名字啊”
“好像姓喻……叫什么……喻文州?”
黄少天听着几个女生围在一起聊着这位新来的美术老师。
他不是有意要听的,只是这几位女生谈论的声音实在是……想不让人听不到都不行。
她们真是没眼光,难道没看到真正的帅哥就在她们旁边吗?哎真是世态炎凉啊~算了那个美术老师真的长得很好看吗?黄少天好奇了起来。
对此黄少天特意去看了新的课程表。
一个星期就一节美术课,还是在今天下午第三节课,美术老师是喻文州。
黄少天怀着期待的心一直熬到了第二节课下课,然后就拿着美术工具跑到美术教室去。

“诶,人呢?”黄少天惊奇的发现美术教室空无一人,黄少天随手将工具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被一幅画所吸引。
这幅画是喻文州画的吗?他不会因为自己姓喻就画了一条鱼吧?不过这条鱼画的是真的好看啊,不如我在右下角偷偷画个小人?
黄少天是这么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黄少天从一旁的桌子上拿了一支铅笔,画了一个Q版的黄少天。
嘿嘿,我画的真好看。黄少天有些得意。
站在门口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喻文州没有言语,只是微微一笑,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走开了,正在得意的黄少天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被发现了。

等到上课铃响,喻文州才走进教室。
“大家好,我是新来的美术老师,我叫喻文州”喻文州说完在黑板上写了一次自己的名字。
他写的很慢,写出来的字也极其的端正,漂亮。
字如其人,果真不假。
“今天是和大家的第一次见面,那么第一节课我们先来细致的了解一下美术吧……”喻文州缓缓的说着。
他的声音很好听,很有磁性而又很温柔,或许就是因为如此,又或许是昨夜没有休息好,黄少天听着听着不禁有了几分睡意。
黄少天强打起精神,让自己不要睡着,然而还是没能敌过困意。
“郑轩,我先睡一会儿,等下有事记得摇醒我”,黄少天坐在角落,不必担心其他同学会发现他睡觉。
黄少天被摇醒时,一抬头便对上了喻文州似笑非笑的眼神,不过,也只是一瞬,喻文州便不再看黄少天了,快的让黄少天以为是他的错觉。
到了下课,黄少天磨磨蹭蹭了好久。
“那位同学”喻文州叫住了黄少天。
黄少天愣了一下,走到了喻文州身旁。
“那个……喻文州,不对不对,喻老师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黄少问道,闭口不谈自己刚才上课睡觉的事情。
“你叫什么名字?”喻文州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也看着喻文州,“黄少天”
“嗯,没有不舒服吧?”喻文州伸手摸了摸黄少天的额头,发现没什么问题之后将手收了回来。
冰凉的感觉让黄少天微微一颤。
“我怎么会不舒服呢我才没有那么虚弱……”黄少天像个小鸟一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喻文州也不嫌烦,耐心的听着。
“少天,快上课了”喻文州提醒道。
“啊?什么?快上课了?”黄少天没听见喻文州对他亲昵的称呼。
“那么喻老师我们下次再聊吧,我先走了啊”黄少天说完便跑回了教室,连东西都忘了拿。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扬,眼底浮现出几丝笑意。
少天……还真是丢三落四呢,喻文州有些无奈的将黄少天的美术工具放好,然后拿起笔将黄少天画的小人涂上了颜色。
黄少天等到下课赶紧跑到食堂,毕竟食堂大妈告诉他今天有糖醋排骨。
黄少天点到了自己心仪的菜,看到喻文州已经点好了菜,他毫不犹豫的坐在了喻文州旁边的位子上。
“喻老师你吃的好少啊食堂的饭菜很好吃的……嗯……我就举个例子啊……你看我碗里这个糖醋排骨吃起来是酸酸甜甜的而且肉也烧的恰到好处……”黄少天边吃边说道,脸被排骨塞的满满的。
喻文州看着他这可爱的模样很是想笑,“嗯,谢谢少天了”喻文州顿了一下,“少天不喜欢吃秋葵吗?”
“啊什么诶喻老师你看出来了啊”黄少天突然有些不好意思。
“不喜欢吃为什么要点呢?”喻文州疑问道。
“哎打菜的大妈们特别喜欢我所以每次我来时都要给我秋葵吃但是我完全不喜欢吃秋葵啊我不能理解为什么世界上会有秋葵这种难吃的东西秋葵一生黑啊”黄少天可怜兮兮的说着。
“嗯,少天的美术工具落在美术教室了”
“啊什么有这么一回事吗我把美术工具落在美术教室了我不记得了算了算了等下去美术教室拿好了喻老师你不如陪我一起吧”黄少天笑了起来,露出小虎牙,甚是可爱。
“好”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眼中满是笑意。
“喻老师你吃的太少了”黄少天一本正经的将盘中的秋葵夹到喻文州的碗里。
喻文州也不拒绝,就看着自己的碗中秋葵一点一点的多了起来。
黄少天则是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
喻文州慢条斯理的将秋葵一个一个吃了进去,然后便将自己的饭菜和黄少天的饭菜都倒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吃饭吃的的比较快,路上的人也没有几个。
“我的天今天怎么这么热走在路上简直是一种煎熬”黄少天埋怨道。
“哎算了算了心静自然凉嘛”黄少天用手给自己扇风,开始扯起了其他事情,“喻老师你知道我们班的班主任吧就是那个叫魏琛的整天抽烟的那个老头子”
喻文州无奈的说道,“魏老师才三十出头”而且看起来也不老。
“那老头竟然才三十多岁天呐我知道了什么惊天的秘密……”

喻文州已经把黄少天的美术工具整理好放到一个袋子里了,黄少天打算偷偷的欣赏一下自己所画的小人,但是却发现那副画被喻文州收了起来。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一直在讲台附近晃荡。
他是在找那副画吗?喻文州忍不住笑了一下,走过去将袋子给了黄少天。
“诶美术工具喻老师你帮我整理好了啊谢谢喻老师了”黄少天拿过袋子,手指不经意碰到了喻文州的手,他这才发现喻文州的手很漂亮,十指纤长,十分白皙,很是赏心悦目。
黄少天竟看的出神,直到那漂亮的手在他面前摇晃了几次他才回过神来,许是发现自己一直盯着喻文州的手,黄少天难得的觉得有几分尴尬。
“咳咳,喻老师我先走了”黄少天赶紧跑了出去。
真丢人真丢人我怎么看着看着就发呆了不过喻文州的手真是好看啊。

黄少天想着想着就回到了教室。
“黄少天你和喻老师什么关系啊中午还一起吃饭”几个女生见到黄少天就围了上去。
“没什么关系啊中午吃饭是因为喻老师旁边有位子我就过去坐了啊”黄少天说完就把那几个女生赶走了。

“大家各自选社团吧,记住了,选的社团要掂量掂量自己适合不适合,别去了篮球社不会打篮球,去了美术社不会画画”魏琛说完便让班长去管,自己溜出去抽烟了。
黄少天参加了美术社,校长叶修规定了每科必须要有一个老师管理一个社团,学校里一共就两个美术老师,一个是吴羽策,另一个则是喻文州。
吴羽策向来不管这些,上一个和吴羽策共事的美术老师就是因为吴羽策什么都不管,气的辞职去了其他学校,所以这次的美术社肯定是喻文州管的。
黄少天现在非常感谢他的父母小时候逼他去学画画,终于起到关键作用了。

黄少天躺在床上睡不着,脑中还回想着喻文州摸他额头时候那冰凉的感觉,想着喻文州吃秋葵的样子,想着喻文州白皙的手。
虽然这只是他和喻文州第一次见面,但是黄少天觉得和喻文州相处起来很舒服,喻文州的一举一动都不让他反感,甚至于有些喜欢。

“对不起,这位同学这个位子已经有人了”喻文州有些抱歉的对那个女孩子说道。
女孩子有些失望,“啊?好吧,喻老师再见”
黄少天点完菜后发现喻文州旁边的位子仍旧没有人,于是他又坐了过去。
“嘿嘿喻老师好巧你旁边的位子又没有人那我就坐了”黄少天笑了起来。
“嗯”喻文州并不打算多加解释,只是淡定的将黄少天盘里的秋葵夹了过去。
“老师你这么主动夹秋葵你不会喜欢吃秋葵吧?”
喻文州看向了黄少天,缓缓说道,“不喜欢也不讨厌,只是……”
“只是什么?”黄少天好奇的问道。
只是不想看到你皱眉,喻文州自然没有将这句话讲出来。
“没什么,少天继续吃饭吧,再不吃可要凉了”
“好的!”

到了社团课黄少天开心的拿着美术工具跑到美术教室,喻文州在画画,看到气喘吁吁的黄少天,笑了起来,“少天是美术社团的?”
“对啊我报了美术社团喻老师看到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黄少天喘着气。
“嗯,我很惊喜,很意外。”喻文州将笔放下,拿起旁边的一瓶矿泉水,打开递给了黄少天。
有水不喝是傻子,黄少天想着,接过水喝了几口。
“少天先随便找个位子坐吧”
黄少天选了离喻文州近的位子。待到上课铃响时,其他同学才陆陆续续的走进美术教室。
很快,美术教室便挤满了人,黄少天庆幸自己来得早。
“没有位子的同学拿起板子和椅子去走廊画画,其他人自己在教室中练习”喻文州简单的说明了一下。
黄少天想到了喻文州画的那条鱼,在纸上也尝试着画,却总画不出那种感觉来,画着画着他也觉得有几分烦了。
兴许是发觉了他的急躁,喻文州走到他身旁,轻声道,“要慢慢来,不可急于求成”说完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
黄少天被喻文州突如其来的动作弄的一愣。
“别愣住了”喻文州轻轻敲了敲黄少天的头。黄少天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继续画了下去,也许是因为喻文州刚才的那句话,又也许是其他原因,黄少天很快就找到了感觉。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