欹梦寻

喻黄瓶邪忘羡黑花副八瑞金花怜党一枚

【喻黄】有你才安好3


#ooc预警
“爸你走那么快干什么我追上来多累啊”黄少天笑嘻嘻的说道,丝毫没有埋怨的样子。
黄父看了黄少天一眼,“刚才那个男人是你的美术老师?”
“对啊爸我刚才介绍过了怎么样长得可以吧你看看那气质啧啧啧真的没得话说……”黄少天开始夸喻文州。
“够了”黄父打断了黄少天的夸赞,“以前可没见你对一个老师这么上心过,以前你无论看到什么老师,第一反应都是逃,要不就是无视,怎么可能会主动去打招呼,甚至还跟我介绍。你告诉我其中没有什么问题我是不相信的,从实招来。”
真的还没有问题啊……黄少天深知他爸的性格,这时候要是否认绝对是下策。
“爸你想想教我的老师们中有哪一个长得比喻文州好看?哪一个气质比得上喻文州?”黄少天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黄父仔细想了想,好像……真的没有。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你就不逃跑不无视然后打招呼并且向我介绍?”黄父问道。
“对对对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不逃跑不无视还跟他打招呼跟你介绍”
黄父无奈的叹息。
黄少天仍笑嘻嘻的说着话,忽的眼睛一亮,黄父见状,顺着黄少天的视线看去,那在不远处走着的,不就是那喻文州吗?
“爸前面是喻老师我去跟喻老师聊天去啦嘿嘿拜拜啦爸”黄少天不等黄父说些什么,立马就跑上前去。
看着这个场景,黄父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似乎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他突然有种养了十几年的儿子被人拐跑了的感觉。或许是被自己这种感觉惊到了,黄父默默转了个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哼,眼不见为净!
“喻老师我刚才说什么来着的希望能在散步的时候遇到你这不真遇到了吗”黄少天笑了起来,露出小虎牙,甚是可爱。
喻文州看到黄少天这模样,嘴角也不禁上扬了起来,“少天经常下楼散步?”
“对啊这是我家的规矩每个星期都要和我父母其中一个下楼散步”黄少天回答道。
“有家人陪伴真好”喻文州轻声说着,眼中有几分落寞。
“啊什么喻老师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到”黄少天疑惑的问道。
“嗯?我是说少天你饿了吗?我们去吃些东西吧?”喻文州看向黄少天。
“咳咳喻老师你确定吗你不怕我把你吃穷?”
“少天想吃什么?”
“你选吧我随意只要好吃就行嘿嘿嘿”黄少天又笑了起来
“好的,少天跟着我走吧”
“老师你这句话说的很像是那些拐卖儿童的人贩子说的话”
“嗯?是吗?”要是能把少天拐走也好。

喻文州带黄少天走出小区没多远,就到了那个店。
路边面馆。
“这名字取得可真是随便啊”黄少天嘀咕着。
喻文州看了黄少天一眼,“这里的面很好吃,我想少天会喜欢的。”
推开门,便在店里看到了吴羽策在吃面。
嗯,吴羽策。
而吴羽策旁边则有一个男人在开心的讲着话,连喻文州和黄少天来了都没发现。
“李轩,有客人了”吴羽策微提醒道。
“啊?两位客人想吃面啊?”李轩问道。
“一碗米面”
“一碗米面”
喻文州和黄少天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好的,我这就去煮”李轩说完就走开了。
黄少天赶紧跑到吴羽策对面的位置,“吴老师你怎么在这啊你晚上饿了就来这里吗?”
吴羽策抬头看了他一眼。
然后,继续吃面。
而喻文州则是坐在了黄少天旁边的位置。
“诶诶吴老师你怎么不说话啊我好歹也当过你的学生啊能不能不要这么冷漠?”黄少天继续嚷嚷着。
这次,吴羽策连头都不抬了,继续吃面。
“吴老师吴老师吴老师你说句话啊说句话会死啊?”
吴羽策拿出钱垫在碗下面,什么也没说,只是在走之前看了一眼喻文州。
“两位客人的米面到喽”李轩将面端了出来,“这个男人走了?”李轩指了指刚刚吴羽策的位子。
“对啊钱都垫在碗下面”黄少天回答道。
“又多给了钱”李轩握紧了钱,“两位客人麻烦帮我看下店,我先出去一下,谢谢了”说完李轩便跑了出去。
“喻老师你看这老板真不负责连店都交给我们两个陌生人来看幸亏我们是好人要是坏人怎么办哎”黄少天吃了几口面。
喻文州意味深长的看了黄少天一眼,“毕竟,一辈子能遇到一个合适的人不容易。”
黄少天愣了一下,笑了起来,“是啊,一个人一辈子能遇到一个合适的人不容易,喻老师你遇到过吗?”
“我想我已经遇到了”喻文州说的很轻,轻的只有自己能听见。

黄少天看一晃两个小时过去了,那老板还没回来,“喻老师那老板不会真傻了不回来了吧?”
“会回来的,再等几分钟吧”
没几分钟过后,李轩便回来了。
怎么一回来衣服领子也没弄好……脖子上那些粉红的是……黄少天浮想联翩。
“老板既然回来了,那钱我也放在桌子上了,我和少天先走一步了”喻文州微微一笑。
李轩挠了挠头发,“抱歉不好意思让你们等了那么久,这钱我也不好意思要了,你们收回去吧”
“面都吃了怎么能不收钱我,和喻老师在这里等也是心甘情愿的,没事没事”黄少天招了招手。
心甘情愿?刚才谁跟我诉苦来着的。
“喻文州,钱我会还的”李轩说道。
“你让吴羽策还也一样”喻文州拉着黄少天走了出去。

走出去后喻文州很快就松开了手。
“喻老师你跟那傻老板怎么认识的?”黄少天迫不及待的问道。
喻文州轻笑了一声,“他可不是傻老板,他是我的同学,”
“那喻老师你最后说什么让吴羽策还钱也一样,他欠你什么钱啊?”
喻文州看了一眼手表,“少天,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家了”
“诶喻老师你别走那么快啊,你把刚才那个问题解决了啊,别吊人胃口啊……”黄少天叽叽喳喳说了一路,喻文州闭口不谈刚才那件事。

“喻老师我先回去了明天见”黄少天有些恋恋不舍。
喻文州笑了笑,“少天明天见”。
电梯门缓缓闭合。
“晚安”喻文州轻轻的说着。
好梦,少天。

黄少天敲了敲门。
门被打开,“你小子去哪里散步了?散步散到十点钟?”黄母有些生气的问道。
“我和爸去散步,我看到了我的美术老师,我就去和老师散步,顺便吃了个面,妈你别生气下次我早点回来就是了”黄少天承认错误。
“算了,你也老大不小了,我也不应该对你几点回家这点小事多加管束,来,钥匙拿去,我可不想下次再给你开门”黄母丢过去一把钥匙之后便回到自己房间去了。
黄少天接过钥匙,心里头却是一暖。

黄少天躺在柔软的床上,对着天花板数着羊。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二百零九只羊、二百一十只羊。
啊,睡不着,黄少天挠了挠头发,拿过放在一旁的手机。
【黄少天】:喻老师,你睡觉了吗?
【喻文州】:没有,少天刚刚在干什么?
【黄少天】:我刚刚在数羊……
【喻文州】:睡不着?
【黄少天】:嗯
一通电话打了进来,黄少天见是陌生的号码就没有接听。
【喻文州】:刚才的电话是我打过去的。我再打一个,少天接听吧。
不等黄少天再发信息过去,喻文州就又打了电话过来,黄少天知道是喻文州的电话,便接听了。
“少天,睡不着的话,我为你讲故事可好?”
喻文州的声音愈发温柔。
“好啊我妈小时候都没给我讲过睡前故事,现在让我来回归童年感受一下”黄少天说着,语气中有几分开心。
所以此时我相当于少天的母亲了?喻文州想着,忍不住笑了起来。
黄少天听着喻文州的笑声,“喻老师你别光笑啊,该讲故事了还有故事要有新意,别是什么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之类的”
“少天要求可真多”喻文州话中带着几分笑意,“好吧,那我开始讲故事了,少天可要仔细听喽”
“听着呢听着呢开始吧”黄少天赶紧回答道,他已经开始期待了。
“一个小男孩,他从小生活在一个富裕的家庭里,他的父母由于工作原因常常不在家,就算难得回家,却也对他鲜少关心,仅仅有的关心也只是在学习上,一直到他成年以后,他的父母只是从关心学习变成了关心工作”
“喻老师我没有想到,你会讲这种类型的故事,来激励我好好学习”
激励你好好学习?你从哪里听出来的,喻文州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
黄少天紧接这说,“喻老师,我明天早上九点钟去你家吧?”
“好的,少天明天早上可别迟到了”
“老师因为你刚才那个讲了一半的故事,我现在已经想睡觉了,老师我先挂了”
“好的,晚安”
“晚安,老师”
   好梦,少天





评论

热度(11)